CANDI

        寒意总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钻进你的衣袖或裤脚,贴着你的肌肤游遍全身。
        然后你就会拉紧衣袖或裤脚来盖住外露的肌肤再裹上一层毯子以驱散寒意。
        其实寒意并非是专门来让你感冒的,它只是孤单太久了,想求得一个拥抱。
       “我很抱歉我一直都让你感觉到寒冷。”

抱抱和摸头

好累
我真的好累啊
我现在想要一个抱抱可以吗
哦 拜托请不要拒绝我
我喜欢抱抱
就一个抱抱 就一个
唔 真谢谢你
你的怀里真暖和
我可以蹭一下吗
真是太谢谢你了
好舒服啊
唔 想要一直呆在你怀里
哦 请不要误会
我只是想想而已
啊 真的可以嘛
真是太感谢你了
我喜欢抱抱
我也喜欢抱抱的你

郁闷
我真的好郁闷啊
哦 你在摸我的脑袋嘛
唔 真舒服
如果你乐意你可以一直摸我脑袋
我喜欢摸头
我不怕长不高
这让我很放松
我很满意这样
长高高什么的都不用担心
啊 为什么
因为我还有你啊
长不高你就可以一直抱着我啦
嘻嘻嘻 不要说我蠢
我喜欢摸头
我也喜欢温柔的你

无题

        天使露出了她的恶魔尾巴
        在她垂下眼,不再轻扇那覆满洁白羽毛的翅膀时,一条细长黑亮的漂亮尾巴从背后伸了出来,末端还带着一个尖端泛红的箭头。
        你不知所措又十分气愤的看着这一切,把心中不满都喷向她,欲将她淹没。
        你盯着她,看她能作何解释。
        她抬眼看着你,忧缓的动作实是与她没能透过眼睛的内心完全不搭调。
        这真是…难以言表。
        她张了张嘴,欲说些什么,可你一个字音都没听见。你惊恐地看着她突然猛刺出牙床来的獠牙,尖端似狡猾的毒蛇尖牙般锋锐,你的怒火又翻了一倍,从你的表情就能看出。她慌忙地闭上嘴,却不小心咬破了舌尖,一股腥味在齿舌间蔓延开来。
        她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不再看你的眼,那里太深了,她怕望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一滴泪从她黄灿的眼眸中打着转,转啊转啊转,呀,掉出来了呢,依着冰冷的面庞滑下,好像泪要温暖一点。
她蹲下来,环抱住自己的膝盖,把脸埋进去,用宽大的翅膀遮掩住自己的身形。
        她在哭泣嘛?
        你不知道。
        你突然发觉,她好瘦弱了,她太瘦弱了,仿佛你轻轻推一下,她就会一倒不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解,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时间在偷笑般的叹息,好像过了两秒,好像过了两百光年。她抖了抖翅膀,有一两片羽毛摇摇欲坠。你看见她用手撑着地,缓缓站起身来,张开双手,全身赤裸面对着你。一条条红黑相间的伤疤在她娇嫩的皮肤上出现——深的浅的,旧的新的。你被面前这幅场面惊呆了,你一定以为这是圣经遗落掉的某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可是不然,她就在你面前。
        光照在她柔和削弱的脸上,她抬着头闭上眼睛,睫毛扑闪扑闪。
        嘴唇轻轻蠕动。
        “到最后才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是不是太可惜了。”
        她消失在光里。留下一片不属于她的黑色羽毛。